尊皇yule_狠角色是怎么混成的?杜月笙给的答案,简单,但不容易!

浏览数:4998  
2020-01-08 13:11:20
黄金荣的狠是钱堆出来的,张啸林的狠是血淌出来的,唯独杜月笙的狠是扎在别人心里的,他们之间孰高孰低,不言自明。真正让杜月笙崭露头角的是黄公馆随后发生的一件烟土被抢的突发事件,杜月笙初出茅庐单枪匹马,用自己的智义之道,不费一枪一弹,要回了烟土,降服了盗匪。而对待那些竞争对手,无论形势如何,赶尽杀绝从来不是杜月笙的选项,即便是出手相争,也是一种仁争。成为上海滩头面人物的杜月笙,讲究人面,场面,情面。

尊皇yule_狠角色是怎么混成的?杜月笙给的答案,简单,但不容易!

尊皇yule,光看杜月笙的照片,永远的一袭青衫长褂,谦恭消瘦,根本不像想像中叱咤上海滩的狠角色,倒像是沉静内敛的文化人。从一个水果铺的小伙计,到一个青帮里的小喽喽,从一个吃喝嫖赌的小瘪三,到一个拿枪玩命的小门徒,从一个自立门户的大哥,到一个一手遮天的大佬,杜月笙的屌丝逆袭不是一般的传奇,但你看这个了不得的狠角色,干的营生很黑,人却看不出半点黑;江湖地位很显赫,人却看不出半点得瑟。通常情况下,一个屌丝一飞冲天了,嚣张变形那是在所难免的,即便是今天那些所谓的屌丝创业成功的大佬,细品之下,都是一身的得瑟装逼,但你细品杜月笙,他的谦恭沉静真不是装出来的,他把世俗社会中关于狠角色的标签全都撕得干干净净,什么是真正的狠角色,浑身上下找不到半点狠才是真的狠。

过去的上海滩素有这么一种说法: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黄金荣的狠是钱堆出来的,张啸林的狠是血淌出来的,唯独杜月笙的狠是扎在别人心里的,他们之间孰高孰低,不言自明。说到做人,这是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的事,活着就得做人,但能把大事小事都融到做人这两个字里,像杜月笙这样的人还真不多。有人说,做人和做事是两码事,可杜月笙的传奇却在告诉我们,在狠角色眼里,做人和做事是一回事,做人的同时就在做事,做事的同时就在做人,当然,这话听起来简单,但真要滴水不漏地合二为一,确实很难,这中间要天赋,也要修为。

早年的杜月笙贫贱过一般人,十几岁开始闯荡上海滩,那时的他是个好赌的小瘪三,干过水果铺的伙计,也干过沿街抢夺别人礼帽当铺换钱的勾当,可与芸芸众生中的小瘪三小流氓不同,这是个会做人的小瘪三小流氓。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甚至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谋生的方式,但杜月笙这个小瘪三从这个时候就告诉我们,生存可以不择手段,做人却要始终如一。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阶段的杜月笙练就了一手削水果的绝技,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个小瘪三低头做事的狠劲。至于抬头看人,可以这么说,永远懂得抬头看人的人,一定是有人情味的,一定是懂得感恩的。小瘪三杜月笙就是这样,与患难中的小兄弟在一起,既记恩又有人情味。

引他加入青帮的是个叫陈世昌的老头子,这是个平庸角色,但即便如此,发迹之后的杜月笙还是终生将这老头子当作领路恩师奉养着,也正是有这份抬头看人的虔诚,命运之神才会最终垂青于这个其貌不扬的小瘪三。

最终将杜月笙引入黄金荣公馆的正是陈世昌的一个关系,但要就此出人头地谈何容易,而最终让杜月笙抓住机会的不是其他,还是他的会做人。黄金荣的老婆林桂生病了,当时的上海滩贵妇人犯恶疾,找年轻小伙子伺候是个祛病除邪的偏方,杜月笙作为这样的偏方,在照顾伺候林桂生的那段日子里诚心实意任劳任怨,当林桂生大病初愈后自然对杜月笙心生好感,以至于在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林桂生的哪个朋友病了,都要让杜月笙过去伺候,伺候人这种事,诚心不诚心,大有区别。

真正让杜月笙崭露头角的是黄公馆随后发生的一件烟土被抢的突发事件,杜月笙初出茅庐单枪匹马,用自己的智义之道,不费一枪一弹,要回了烟土,降服了盗匪。自那以后,杜月笙成了黄公馆里的一个小角色,无论是处理帮内的贪赃兄弟,还是去赌场收钱,他的智义之道都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次是既不辱使命又不欺对方,那收获的自然是老板的赏识,对家的人情。

发迹之后为了利益的窝里斗始终没发生在杜月笙身上,无论是对待黄金荣还是对待林桂生,杜月笙始终如一,一个是永远的老板,一个是永远的大姐。而对待那些竞争对手,无论形势如何,赶尽杀绝从来不是杜月笙的选项,即便是出手相争,也是一种仁争。打理黄公馆的烟土生意,杜月笙尽心尽力,毫无私心杂念,自立门户成立三鑫公司后,黄金荣仍被他真心奉为老板,而将张啸林引入三鑫公司,也是利益之下讲仁义。这期间,军阀之间,帮派之间利益纷争不断,但杜月笙总能左右逢源,纵横捭阖,用他自己的话说,做事要刀切豆腐两面光。不怕被别人利用,别人利用你说明你还有用。对人必须诚恳,即使有人欺瞒我于一时,我总能以诚字来感动他,使他心悦诚服,我的处世之道,尽在一个诚字。

成为上海滩头面人物的杜月笙,讲究人面,场面,情面。讲究这些,绝不是为了一时之利,而是他发自内心的做人之道。无论是黄金荣被绑,还是张学良来沪戒毒,无论是接济名仕,还是保护要员,杜月笙都将这三碗面吃的颇为讲究。逢人遇事讲究这三碗面并不代表杜月笙是个没有原则底线的好好先生,承诺在他那里从来是一诺千金,民族气节在他那里从来是毫不含糊,所以纵使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他也从未出卖过国家,出卖过朋友。

那个时候的杜月笙留下的形象是经典的,从他的形象上,你能清楚地看到他的敬畏,敬畏文化、敬畏君子之道。

从某种意义上讲,杜月笙一生没有真正的敌人。尽做锦上添花的事让他散尽万千财富,就像他自己说的,钱财用的完,交情吃不完。避居香港后,在上海滩挥金如土的杜月笙竟只剩下区区十万美元,而他和他的亲信随从集体移民的费用却要十五万美元,但杜月笙并没有选择自己离开,而是有始有终和他的亲信手下共进退。

杜月笙即将离世之际,他当着子女的面烧毁了所有别人写下的欠条,其中一张,别人就欠他五百根金条,他对子女说,别人欠他的,不欠他们的。

1951年,杜月笙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坏事他当然做过,但可以肯定地说,他不是一个坏人。毛主席评价他是个本事大脾气小的人,他自己则说过,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

Copyright 2018-2019 sorakuljetus.com 云鼎网上赌场 Inc. All Rights Reserved.